稳外贸政策持续发力见效 下步全力打造新型国际贸易中心 浏览量:22 发布时间:2021-07-23

  今年上半年,宁波外贸进出口、出口、进口同比分别增长30.7%、28.4%、35%。其中,宁波进出口、出口增速分别高于全国3.6个和0.3个百分点,高于全省0.5个和1.2个百分点。
  宁波外贸再创佳绩,主要得益于我国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重大战略成果,国家、省、市一系列稳外贸政策持续发力见效,是各部门、各区域和广大外贸企业共同努力的结果。与以往相比,今年上半年主要有四个阶段性因素对宁波外贸发展的拉动作用较强。
  一是“宅经济”商品、订单回流等持续拉动出口。我国率先控制住疫情,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填补了其他国家必需品的供需缺口,带来了外贸订单增加。上半年,机电产品出口2048.7亿元,同比增长37.3%,占全市出口总额的57.2%。1月—5月,宁波体育用品、家具等“宅经济”商品出口保持高增长,分别增长130.6%和59.8%。
  二是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拉动进口。受铁矿石、铜、钢材、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影响,上半年宁波金属矿及矿砂进口大幅增长,进口额为259.8亿元,同比增长100.7%,其中进口铁矿砂及其精矿增长106.3%,进口铜矿砂及其精矿增长89.3%。进口未锻轧铜及铜材增长51.7%。
  三是跨境电商等新业态成为稳外贸重要力量。跨境电商等外贸新业态是外贸发展的有生力量,能够很好激发外贸主体活力,拓展外贸发展空间,提升外贸运行效率。1月—5月,宁波跨境电商进出口762.2亿元,同比增长31.5%。其中,出口670.7亿元,增长37.7%;进口91.5亿元,继续位居全国前列。
  四是去年上半年的外贸基数相对较低。去年上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外贸形势一波三折,特别是去年2月份全市进出口一段时间接近为零,外贸发展面临严峻形势。2020年上半年,宁波实现进出口4307.5亿元,同比下降0.6%。
  尽管上半年宁波外贸形势不错,但后续发展仍面临复杂形势。
  从国际看,全球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印尼、印度、英国等仍然深陷泥潭,经济复苏存在不确定性,产业链供应链风险增多。贸易问题政治化倾向加剧,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蔓延,严重冲击多边贸易体制,中美战略博弈具有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地缘政治博弈加剧全球贸易紧张局势。
  从国内看,外贸发展面临跨境物流成本高企、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原材料价格上涨等突出困难。国际海运价格持续上涨,宁波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较今年3月的阶段性低点涨幅超过70%;纸业、家电等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人民币汇率持续宽幅波动,侵蚀了企业利润空间,企业新接的订单往往无利润甚至亏损,不少中小外贸企业面临“增产不增收”现象。
  立足新发展阶段,宁波要以浙江自贸试验区宁波片区和中国-中东欧国家经贸合作示范区“两区”联动建设为契机,加快推动外贸创新发展、构建外贸新体制,全力打造新型国际贸易中心,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
  大力发展外贸新业态新模式。7月2日,国务院办公厅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的意见》,从7个方面提出25条意见。下步,要抓住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机遇,推广5G、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新工具应用,重点发展基础好、潜力大、带动强的跨境电商、数字贸易、离岸贸易、保税维修、海外仓等新业态新模式,培育外贸发展新动能。
  发挥“两区”联动示范带动作用。以浙江自贸试验区宁波片区和中国—中东欧国家经贸合作示范区建设为契机,发挥“两区”政策叠加和制度创新优势,做大原油、成品油、天然气、液化石油气等能源和大宗商品进口,用好中国—中东欧国家博览会、中东欧进口商品常年展等平台,打造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双边贸易的首选之地。
  运用数字化理念构建外贸新体制。以省市数字化改革为契机,依托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等平台,运用大数据、区块链等信息技术赋能提升监管效能,推动集装箱一件事、数字自贸区、中东欧数买通等数字化应用场景在外贸领域的应用,完善信息数据、信用体系、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标准、制度,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
  本文系转载,如有侵权请告知,将在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