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0亿元宁波外贸万亿目标完成过半 下半程怎么走? 浏览量:18 发布时间:2021-07-26

  上半年,宁波外贸交出一份“抢眼”成绩单——外贸进出口总额达5638.9亿元,占全国的比重提升至3.12%;同比增长30.7%,增幅高出全国3.6个百分点。其中,出口3581.6亿元,同比增长28.4%,增幅高出全国0.3个百分点;进口2057.3亿元,同比增长35%,增幅高出全国9.1个百分点。
  借助一流港口条件和良好营商环境,宁波外贸在疫情席卷全球背景下仍持续保持竞争力。如果下半年继续保持这一增长速度,今年宁波外贸破万亿元大关将指日可待。
  淡季不淡,跑出加速度
  “我们生产的电动工具,以锂电池作为动力,适用于欧美消费者‘宅家’时的修补翻新。上半年,我们收获了‘疫’外之喜,产品出口增幅超50%,今年营收有望突破10亿元。”说起今年以来外贸经营成果,浙江明磊工具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翁磊不禁喜笑颜开。
  今年上半年,在宁波5639亿元的外贸“大蛋糕”中,民营企业贡献了70.4%的份额。即使在传统淡季的6月,宁波仍然实现了进出口额1036.2亿元、同比增长14.9%的佳绩。其中,出口额达680.4亿元(机电产品占57.2%),更是跑出16.1%的加速度。
  “借助一流港口条件和良好营商环境,宁波越来越多企业走向全球,通过主动适应市场变化,提升产品竞争新优势,在赢得国际市场的同时,也拉动了宁波外贸快速增长。”宁波海关相关负责人如是分析。
  位于镇海区的宁波浙铁大风化工有限公司生产的PC聚碳酸醋塑料应用广泛,涵盖武警的防暴盾牌、体育馆的顶棚、医用防护服等诸多场景。
  “我们自主开发的工业级装置合成技术,属于‘十二五’国家鼓励类石化项目,填补了国内空白。采用绿色、安全的非光气熔融酯交换法生产工艺,实现了资源循环利用,赢得海外市场认可。今年上半年,每月出口均大幅上升,平均达2000余吨。”宁波浙铁大风化工有限公司负责人陆经理说。
  主营汽车捆绑带、拉紧器等物流工具的宁波市亿林汽车用品有限公司同样忙得热火朝天。今年年初,该公司敏锐发现,在“宅经济”背景下,欧美国家对汽车维修相关配件的需求激增,特地研发了一款收缩拉紧器,并对功能进行了更新。上半年,该公司在欧美市场的销量同比增长超20%。
  明磊工具独辟蹊径,用可拆卸的锂电池替代传统电力,增加了工具的续航时间和操作便利性;贝发集团在一支笔中增添中国元素,提升了产品附加值……类似的故事,在宁波不胜枚举。
  跨境电商,跻身第一梯队
  在宁波,跨境电商也正在成为企业“买全球”“卖全球”的重要渠道。目前,宁波登记注册的跨境电商企业已超7000家。在2万余家传统外贸企业中,已有超50%企业正在慢慢摆脱“路径依赖”,踏上跨境出海的征途。
  被誉为“宁波外贸黄埔军校”的亚虎进出口,即便呆在一般贸易的“舒适区”,也能跻身全市外贸龙头。但该公司还是于去年年底筹备跨境电商,并于今年开始发货;业务横跨大宗交易、服装贸易的中哲集团,凭借“GXG”品牌在国内电商闯出一片天,现在也开始在亚马逊的美国、日本站点开店;作为“宁波外贸一哥”的中基集团,联手美国版的京东“新蛋网”在宁波成立运营中心,服务更多宁波品牌走向世界……
  宁波世贸通副总经理孔泽昊表示,今年,公司平台内企业的跨境电商业务同比增速超200%。大家普遍认为,这一行“有得玩、有得做”。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全国较早获批成为跨境电商综试区的城市,宁波已跻身全国跨境电商第一梯队。
  以打通跨境电商物流“最后一公里”的“基础设施”海外仓来说,宁波企业布局的数量和面积已分别占到全国的六分之一、九分之一。近日,浙江省第六批省级公共海外仓名单公布,宁波更是在13家入围企业中独占7席。
  “跨境电商模式,能为海外消费者带来更大便捷,也符合国内外贸企业转型升级的需要。最近,资本开始关注这一领域,未来或将有更多企业涌入这一赛道,加速优胜劣汰。”宁波发现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周舰称。
  压力不小,积极面对挑战
  不过,在宁波外贸一路高歌猛进之际,老生常谈的原材料、海运价格依旧“涨声一片”,令部分企业直呼:“如果集装箱没那么紧张,销量还能再提升一大截”。
  截至7月9日,宁波航运交易所发布的宁波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已达3442.4,而去年同期的这一数据仅为786.88。短短一年间竟翻了3倍。今年上半年,该指数平均值较去年同期上涨225.3%,21条航线运价指数均环比上涨。
  “受3月底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影响,集运市场运力出现短缺,叠加海外目的地疫情影响,目的港严重拥堵、船期大量延误等不利因素限制了集装箱运力周转。4月以来,运输需求加速恢复,更使得集运市场处于严重缺舱状态。”宁波航运交易所有关人士称。
  宁波皓展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负责人Selena说,他们专门从事中国和中亚之间的铁路运输,最近,手头的订单非常多,每个月处理的箱量均同比增长20%左右。但无奈货物多、运力少,广大外贸企业只能排队等出货,眼睁睁看着运价飙升。
  “现在,我们还有客户5月份订的柜子没有发,而一个二手集装箱的价格也从原先的1.7万元涨到4万元。宁波出口到中亚国家的货物,以机械和原料为主,由于物流成本居高,一些海外买家干脆就地寻找供应商,以解燃眉之急。”
  Selena认为,当前飞涨的陆路、水路运输价格,或许要等到明年才能恢复正常。
  “国外疫情严重、芯片短缺,使我们对一些核心零部件的进口被迫延期。而海运价格高涨,也使得我们不得不通过空运补齐一些零部件库存。但这样一来,进口成本可能会增加十几倍。”另有一位宁波知名汽车企业进口负责人说,当前,进口物流、原材料等问题,也给企业带来不小的挑战。
  本文系转载,如有侵权请告知,将在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