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海运费有望“降温”?宁波外贸人:没那么简单! 浏览量:23 发布时间:2021-09-22

  天价海运费、疯狂集装箱……近期航运物流业前所未有的现象,令广大外贸从业者“有单不敢接”“有货出不去”,给全球供应链带来巨大挑战。
  9月8日,美国联邦海事委员会(FMC)官网消息显示,来自中国、美国、欧盟的海事监管机构召开了全球航运监管峰会,探讨如何使海运业回归正轨。话音刚落,全球第三大海运公司——法国达飞声明称,将冻结即期货柜运价至2022年2月1日。
  那么,这一年暴涨数倍的海运价格,会随之“降温”吗?“一箱难求”的局面能迎来转机吗?联系了一些宁波的外贸、物流从业者,发现事实并没有这么简单……
  运价会应声而降吗?
  此次宣布冻结运价的达飞海运,是全球航运三大联盟之一的“海洋联盟”成员。随后,另一家航运巨头赫伯罗特也表示跟进,认为即期运费已见顶,希望市场慢慢平静下来。
  不过,外界期待的“应声而降”并没有发生。据宁波航运交易所数据,9月11日-17日的宁波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报收于4205.4点,创下历史新高,较上周上涨1.9%,21条航线中有17条航线运价指数上涨,说明无论是全球监管峰会还是船公司的声明,并未掀起平抑运价的波澜。
  可目前直线攀升的运价,已经高到临近企业的承压临界点了。截至今年9月,宁波到美国东部的集装箱运价已突破2万美元/标箱,而全市出口货物的单箱平均货值才不到3万美元。这意味着许多企业已面临“运价比货值还高”的严峻考验,被迫囤货观望、暂缓接单、暂停生产。
  “从情感上讲,我们很希望船公司的举措会有实际效果,价格封顶,暂停涨价,能跌就再好不过了。但从理论上分析,目前的涨价不以船公司的主观因素为转移。只要运力供不应求的现状仍然存在,价格必定会被市场左右。”宁波美联外贸服务有限公司业务负责人陈巧丽道出外贸人的隐忧。
  另有不少从业者提到,一批货物出海时实际承担的运价,跟船公司手上的价格不是一回事。当尽快发货成为货主的刚需,宁愿花双倍的价格也要急出货,一些代找舱位的“黄牛党”或将得到可乘之机。即便放在合规的市场秩序框架内,船公司也并非唯一定价方,还有货代公司的参与。
  “我们给货主的价格会在船公司定价的基础上,加上10%左右的附加服务费。假设船公司的价格锁定在1万美元/标箱,固然能给我们稳定的预期,但如果客户的出货热情不减,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仍免不了一轮竞价,继续把价格抬上去。”宁波艾马仕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唐小月分析道。
  正因如此,有位宁波的业内人士直言,船公司有关运费见顶的声明,就好比火爆的楼盘明明已经卖完,再告知抢购者不再加价,实质性的影响相当有限。陈巧丽认为,只有当全球疫情有所好转,各国码头正常驳货,空箱正常流转,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价格的畸高状态。
  额外的开支,隐性的“堵点”
  近期,宁波对全市1982家重点外贸企业进行统计监测,有63%的企业反映“订舱难”已成常态,从宁波到美国东部的海运周期已从原先的30天延长至90-120天。而造成他们“有货出不去”的堵点,远不止居高不下的运价,更有不少额外开支和隐性成本。
  月立集团有限公司营销总监厉力众谈起了这些困扰——
  以前,公司的货物生产完毕后,一个电话就能搞定订舱,10天之内就能顺利出货。然而,现在却要延长到1个月以上,回款周期也相应放慢,导致1个月左右的流动资金短缺。这样一来,工厂不仅要关注订单生产和产品质量,还要额外承担部分出运任务。
  面对同比暴增数倍的运价,一些“财大气粗”的海外知名企业,如沃尔玛、飞利浦通过和船公司签订合约,能顺利取得舱位,确保货物出运。但一些议价能力不足的中小买家就没这么幸运了,反过来希望工厂帮忙解决出货问题。
  “我们的一个客户不确定自己能否拿到舱位,情急之下同时找了4家货代公司,联系订舱。最近,经常发生要么4家都订不到、要么4家同时订到的情况。一旦这4家公司同时拿到舱位,客户还要求我们分担每箱2000美元左右的退舱费。”厉力众说。
  厉力众表示,好在公司资金状况良好,主营的电吹风等小家电产品重量、体积都不大,分摊到产品的物流成本,尚未出现海运费超过货值的情况,目前还撑得住。 
  “我们排队去订舱,美线至少得等上2周。好不容易等到班次,船还没开港,我们就得截单找箱子。当我们把空箱拖到厂里装完货再送到码头,有时运气不错,船顺利开走;如果运气不好,遇上爆舱甩柜,预提箱和落箱的费用就要1000多元,还得再等个1-2周,不知如何是好。”想到这些,陈巧丽不禁叹了一口气。
  慈溪一家知名家电企业的外贸负责人王健(化名)也有相似的经历。在他看来,“一箱难求”的表象背后,归根结底是码头、货代、船公司之间没有形成协同生产。当企业好不容易排到舱位,却无法保证有空箱来配合出货。加之7月以来的台风和疫情,打乱了港口码头的作业周期,企业的处境更是雪上加霜。
  “包船”出海只是权宜之计
  尽管成本居高不下,但广大中国外贸企业的出货需求依然强烈,哪怕是赔本赚吆喝。厉力众分析了运力供不应求的原因:
  “一方面,中国在疫情期间保持稳定的供应链,吸引大量海外订单,特别是圣诞销售旺季临近,海外买家迫切需要补齐库存。另一方面,跨境电商的兴起、海外仓的建立带来新的运力需求,也在一定程度上拉高了运价。更主要的原因是,国际海运行业高度垄断,船运寡头在海运费定价上拥有绝对话语权。”
  在此背景下,宁波市国际联运协会副会长徐波认为,企业要想让出货更顺利,唯一的办法就是自行解决运力问题,通过租船包舱实现成本可控。目前,包括宜家、美国Dollar Tree在内的全球零售巨头,都选择以租船、购买集装箱等“昂贵措施”避免交付延误。
  同时,一些浙江企业也在积极探索“货代变船东”的模式,为货主提供相对实惠的价格和稳定的船期。9月,“黄海先锋”轮从宁波大榭信业码头开航,标志着义乌民营企业联手打造的“宁波-洛杉矶”直航航线正式首航。这趟“包船”装载着1万多吨货物,由义乌扬翔国际货代和国联物流等企业抱团开辟。
  “这是我们在非常时期为突破舱位问题想出的资源整合路径。我们光是买箱子就花了3000万元,包船费用接近1亿元,这些资金都由我们3个团队先行垫付,再向客户收款。这个行业需要相互合作,以不变应万变。”义乌扬翔国际货代负责人金丽仙说。
  唐小月介绍道,最近她也在宁波谋划类似的方案:“我们打算和达飞物流、中远海运合作,在一艘船上包下部分固定舱位,给到客户每箱便宜400美元的价格,预计月底启动。”
  鄞州区商务局也于8月开辟“鄞贸—洛杉矶”海运快线,帮助8家企业出口价值近200万美元的货物。
  最近,浙江省商务厅与省海港集团联手打造了一款数字化“神器”——国际集装箱“一件事”应用场景。省内外贸企业只需登陆“订单+清单”监测预警公共服务平台,即可查询班轮公司、货代公司公开发布的航线及舱箱信息,并填报订舱、订箱需求,开展线上对接。
  9月14日,商务部副部长任鸿斌表示,针对中小外贸企业经营压力不断加大,海运运费居高不下,出口运费已经接近或者超过了货值,造成了有单不敢接、有单不敢做等情况,下一步,商务部将密切跟踪研判国际市场形势变化,密切关注市场主体发展动态,保持外贸跨周期平稳运行;适时推出针对性强的政策支持举措,积极支持跨境电商、海外仓、市场采购、离岸贸易等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的发展。
  本文系转载,如有侵权请告知,将在第一时间删除!